糖醋小鲸鱼

【瓶邪】独门绝技

好有爱的一家人啊,吴邪是长辈杀手,对小哥也同样成立😉

ever229:

一个小哥见家长的梗




回杭州的前一天,张起灵把西装从衣柜最里面抽了出来。这套衣服是他出山不久后和吴邪在北京买的,范思哲15年秋季成衣,细条纹外套搭配黑衬衫。他从试衣间走出来那一瞬间,吴邪当即拍板拿下。




当时胖子盯着结款单上那一串零,眼珠子都不动了。来回打量了那套衣服好几遍,也找不出和海澜之家有什么太大的区别。




之后他们住进雨村,除了养鸡就是晒腊肉,西装袋在柜子里落了一层灰,直到今天才被迎来用武之地。




吴邪在客厅把行李打包好,进门就看见张起灵把西装从袋子里掏出来,赶紧拦住他。




“小哥你知道南方这几天多少度嘛,这可是秋装啊!干嘛偏偏要穿这个?”看到张起灵的神情又瞬间恍然大悟,不禁失笑道:“我们家没有那么讲究,咱们直接去就行了,你不必担心这些,真的。”




话虽是这么说,临走前胖子还是带着张起灵去城里剪了个干净清爽的发型,还偷偷塞给他一块劳力士金表。这原本是胖子早些年买来孝敬阿贵的,后者不肯要,胖子就收了起来。款式略显伧俗,然而张起灵这张脸既然经得起小鸡内裤的考验,一块金表当然也不在话下。配上简简单单的黑T恤,竟被穿出了归国精英的气质。




进吴家之前,胖子在小区底下把两人拉过来,一脸严肃对着吴邪道:“天真,咱们先说好,以前在外头,我可是向着你的时候多。但今天小哥要一个人孤军奋战你们全家,我必须得当回婆家人了。”




吴邪一听,表情就有点崩溃。为了不让此行看上去像省亲,他已经尽量拿了最少的东西回来。“不是说好不许用这种叫法吗?什么婆家娘家,这……这能这么用吗?”




胖子对他这种苍白的辩解很是不屑一顾,心里还是为小哥担心。要说担心张起灵在任何人面前吃亏,但肯定是对他本人的实力有什么误解。然而今天的情况十分特殊,对方是吴邪的父母,就算被怠慢恐怕也不能甩手走人,那可太委屈了。




吴邪哭笑不得道:“你能不能少看点狗血电视剧。我跟你说,我爸是这世界上脾气最好的人了。就算我跟他说小哥其实是火星人,他顶多也就哭一场,然后问我是不是要移民太空。”




他这种和家里出柜也如此泰然自若的态度,让胖子感到十二万分的不踏实,不由得捏了把冷汗,暗自挡在张起灵前面。等回过神来,穿着围裙的吴一穷已经站在门口,正招呼他们进门。




三人进门之后,场面一度十分尴尬。这其实并不是吴一穷的错,如果市面上有一本“教你如何与比自己大上一百来岁的儿婿相处”这样的书,他肯定会仔细研读,认真练习,学以致用。幸好这时候吴妈妈及时出现,他才忙不迭地回了厨房。




吴邪的父母都是宽心的人,大半辈子以来,除儿子外没有操心过什么事,因此保养得当,看上去相当年轻。吴妈妈是杭州本地人,一张鹅蛋脸白净清秀,就算这个年纪也是美人。张起灵的手臂被拉住的时候,感觉到吴妈妈手心柔软的触感,低头就是一双和吴邪一模一样的眼睛。




“是小张吗?”吴妈妈睁大眼睛问道。




张起灵轻声答道:“阿姨。”




“哎呀,小张本人比照片上还要好看那么多!”吴妈妈笑道,瞪了一眼吴邪,“小邪你这孩子真是,平时发来的照片不是背心裤衩,就是满身泥,怎么也不好好穿衣服的。你看小张,这么穿多好看。”




吴妈妈年轻时在大学读的是美术专业,眼光很高,看到漂亮的人和物就忍不住喜欢。张起灵被这么拉着,有点手足无措的感觉。吴妈妈察觉出来,小声道:“要不要跟我去看小邪小时候的照片?”




张起灵一怔,下意识地看向厨房的方向。吴妈妈会心一笑道:“没关系,让他们忙去,你别管。我带你去看看吴邪以前的房间。”




吴邪在身后拼命给他使眼色,表示吴一穷这里有自己应付,让他放心。张起灵也只好跟着吴妈妈离开客厅。




吴邪的房间很宽敞,有全屋最好的采光,墙壁刷着淡蓝色,书柜占了半个屋子,里面密密麻麻全是历史相关的书籍。墙上贴了不少奖状,还有一副“天地此空亭,江声万古听”的字,一看就是他少年时代的作品。




屋里一尘不染,想必有人时常进来打扫。




吴妈妈从书柜里取出厚厚几本相册,摊开给张起灵看。




“我年轻的时候也喜欢摄影的,给他照了很多照片。这里是他刚从医院抱回来的那天,你看他皱皱巴巴的……”




张起灵一页页地翻着,目不转睛看着吴邪从皱巴巴的小猴子变成一个干净挺拔的少年。他错过的关于吴邪所有的成长时光,如今在吴邪少年时期的这个房间一点点被呈现现在,他简直看入了迷。




“小张你看这张。”吴妈妈指着一张小吴邪骑着自行车的照片。上面的小孩子顶多五六岁,胳膊和腿上青青紫紫一大片,牙也缺了一颗,但是笑得很开心。张起灵把照片捧在手里,不禁跟着照片里的吴邪一起笑了。




连他自己都没有察觉这个笑容,却被吴妈妈看在眼里。




“这是小邪六岁那年照的,他小时候平衡感就差,所以三省故意说他肯定没办法在三天之内学会骑车。结果小邪不肯服输,拼命练习,还把门牙摔掉了一颗,终于在最后一天给学会了。”




哪止平衡感差。张起灵心想,明明柔韧度,肺活量,耐力……全都一塌糊涂。




“他啊……他从小就是这样,想要做的事情,就一定要做到,否则头破血流也不会停下来。”吴妈妈笑着叹气。




张起灵点点头,他恐怕是世界上对此体会最深的人了。




吴妈妈欲言又止地看着他,半晌把手搭在他的手背上,犹豫着开了口:“小张,你……你真的喜欢他吗?”




张起灵抬起头,墨黑的双眼一片澄净和坦然。




在这样一双眼睛的注视下,吴妈妈不得不继续说下去:“阿姨不是反对你们,真的不是。你的事情,小邪之前多多少少和我们都说了。他其实是个挺懒散的孩子,毕业以后不想去做设计师,跑去开古董铺子,我们也很开心。后来,他跟着三省跑来跑去,回家也越来越少……他不说,我们其实也明白是在做什么。“




“忽然有一天,他回家来和我们说,他想要救一个人。他说这个人对他很重要,以前救过他无数次性命,这次轮到他反过来把这个人救出来了。他说这件事可能要花很久,也可能会危险,但是不会连累到我们。希望我们能谅解。”




“小张,不瞒你说……我知道你见过很多事,但应该还没有为人父母的经历吧。”吴妈妈拍了拍他的手背,“作为父母,最不想看到的就是自己的孩子受伤。如果可以,我当时很想代替他去做那些事,把他拦住。但是我太了解他了,他一旦下决心去做的事情,谁也拦不住的。所以我们有什么办法呢,只能看着他走出去,我们知道他已经没法回头了。”




“和你说这些,没有给你负担的意思。阿姨知道,你们之间,不谈谁欠了谁这回事。相反,我想说的是,这都是他自己的决定,你曾经救过他很多次,这是他应该做的。而且,他那么喜欢你,肯定无法容忍自己对你坐视不管。”吴妈妈看向他,眼中闪着光:“小邪和我说,你一直都是一个人,没有人站在你那边,替你说话。阿姨想让你知道,不要因为觉得亏欠了他,就纵容他把你栓在身边。小邪是很倔,但是感情这件事,不能讲感动,也不能讲愧疚。“




假如这番话是世界上任何一个除她以外的人说给张起灵听,他都会怀疑其中另有所指。但面前这个人有着和吴邪完全一样的眼睛,张起灵想起很久以前,在那片沙漠的篝火前,也是这样一双眼睛,真诚地带着笑,映出火光的温暖,说出改变他命运的那句话。




他心中涌起一阵奇异的暖流,上一次这样一位母亲全心全意为他着想的时候,要追溯到很久,很久以前,那心碎的三个日夜。




“我明白,阿姨。”他最后说,“我想和吴邪一直在一起,这是我最清楚的一件事。”






吴二白进门的时候,吴家已经是其乐融融的气氛。吴一穷被胖子哄得乐呵呵,两个人合作了一桌菜,张起灵被吴邪指挥着摆盘,后者"pi"了两声,他便心领神会地把那盘蒜泥茄子挪到了自己这边。




“小张你还说没惯着他!”吴妈妈瞪了他们一眼,不满道:“这孩子从小就挑食挑得厉害,这不吃那不吃,都这么大了也不知道改改。”




吴邪平时对着胖子和张起灵心理年龄普遍只有三岁,此刻爸妈都在身边,恐怕又降了半岁不止,听到这话居然撅起嘴,哼道:“妈你冤枉我,是小哥喜欢吃茄子,我才让他挪到自己面前的。是吧小哥?”




张起灵面不改色地点点头,道:“我喜欢。”




这幅家庭和睦的画面,却莫名其妙惹到了吴二白。




之前吴邪计划出柜,第一个找来帮忙的就是他。前者心里很清楚,自家二叔对他们的关系一定是一清二楚的,敞开窗户说亮话反而简单。因此吴二白明里暗里没少给吴一穷夫妇做工作,按理说他肯定是站在吴邪那边的,但他实在没想到张起灵这么容易就过了关。又回忆起之前张起灵对他漠视的态度,心里冷笑一声,吃着饭也没什么好脸色。众人谈天间还是一副斯文客气的语气,却句句话里藏刀,不是威胁就是讽刺。




一顿饭吃得胖子直出冷汗,张起灵倒是冷静自若,把吴二白的威胁照单全收。饭后吴邪给两人打了个眼色让他们洗碗,自己则坐在沙发上和吴二白聊天。




“小邪,你就不要用心理战术了。”吴二白推推眼镜,“我知道你要说什么。”




“二叔,我知道肯定是瞒不过你的。”吴邪无奈道,“但是这件事,真的不用那么麻烦。您想想,今天咱们家威胁了他,改天我们回去,碰到张家,他们家反过来也威胁我一通。这冤冤相报何时了,咱们又不是拍家庭伦理剧,这一套真的省了吧。”




吴二白哼了一声,刚想说什么,吴邪又接道:“二叔,不瞒你说,吴家上下那么多人,我从小最崇拜的就是你了,比爷爷和我爸都崇拜。我上中学那会儿体育特别差,是您教育我,动脑子才是最好的武器。”吴邪诚恳道,“现在三叔……不在这里,我爹又乐得清静,唯一对我知根知底的只有二叔您了。当反派boss又没什么意思,您就……哎呀怎么说,成全我们一下?”




吴邪双手合十,做了个“拜托拜托”的手势,吴二白看在眼里,活像自家狗舍里那种刚出生的小奶狗,摇着尾巴求抱抱的样子,顿时表情就绷不住了。




吴二白捏捏眉心,最后也只能无力地叹了口气,道:“……算了,你也长大了,自己选的路,自己走完吧。”说着不轻不重敲了下吴邪的头,“来吧,到书房陪我下两盘棋,要是赢了,这件事就当过去了。”




吴邪欢呼一声,马上冲厨房喊:“小哥,小哥,你陪二叔下盘棋,一定要赢啊!”看到吴二白的眼神,赶紧又加了句:“让他陪您下,我给你们泡茶,福建今年的新茶,放了好久没机会给您……“




胖子本来趴在厨房门边上偷听,全程下来听得目瞪口呆,等吴邪进来烧水的时候,直给他竖大拇指。




“行啊天真,这么久了,我就没见你小子在任何方面让人省心过。今天算头一遭,你二叔那么厉害的角色,都被你一下搞定了。”




“啊?我干嘛了?”吴邪莫名其妙,一副不明就里的样子。他想了想道:”二叔精明了一辈子,吴家上上下下都打理得滴水不漏,这些道理不可能不明白的。只是现在年纪大了,感觉威严受到了威胁,才有些心理不平衡。其实他很疼我的,小时候我拿蜡笔把他的藏书书脊画得一团糟,他也没下手打过我。所以他肯定舍不得为难咱们的,上了年纪嘛,就顺着他哄一哄,毕竟是为了我好……“




他一边漫不经心地说着,一边把茶沏好,倒进杯子里。




此时胖子才真正把心放进了肚子里,拍拍他:“得了,咱们天真也有靠谱的那天,胖爷我也算十分欣慰了。快给你二叔把茶端过去吧。”




“这杯是给你的。”吴邪歪了歪头,“我们家做菜口味甜,估计你这北方人吃不习惯,来点茶水解解腻。”然后拎起茶壶往外走,“胖子你陪我爸妈说说话啊,我观战去啦。”




胖子目送着他走远,总感觉哪里怪怪的。心想这整个一长辈杀手啊,怎么本人还毫无自知。




他看了看自己手里的茶杯,又看了看正仔细研究吴邪高中物理竞赛奖杯的张起灵,忽然间就明白了什么。












FIN




认罪一个夹带私货,讨厌茄子的是我,我和茄子有不共戴天之仇


顺便参加一下lof的活动


想看15年范思哲两套分别给哥和吴邪穿的西装,点这里

评论(1)

热度(788)